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越之将 > 第177章 番外二 6

第177章 番外二 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灾之后,满目疮痍。嫫玛森林到处都是倾倒的巨树,豁开的地缝,滚落的巨石以及野兽的尸体。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看到人类的尸体。虽然荒和漠都知道森林里的兽人部落不可能不受影响,但总是没有亲眼看到,所以不至于太难受。
  
      两人伤好后,便毫不耽搁地离开了嫫玛森林,穿越沙漠,返回百耳部落。在经过原黑河部落所在地的时候,漠带着荒去转了一圈,现那里已经长出了参天的大树,部落残存痕迹被荒草覆盖,只偶尔会踢到一两个头骨锅或者碎陶片印证着这里曾有过人居住。
  
      漠脑海中浮起小时候自己跟着同龄小兽人们在部落里奔跑玩闹的景,心中不觉升起一丝怅然,伸手握住荒的手:“这世上没什么事是能够长久不变的。”所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珍惜眼前人吧。
  
      荒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便没应声。他来到这陌生的蓝月森林,要说一点都不彷徨是不可能的,但是他知道自己能适应。
  
      两人晚上是在那座刺刺木山的山洞里歇宿的。曾经清理出来的道路以及阵法都已经被重新长出的刺刺木填满了,漠没有再浪费力气拔除刺刺木,而是提气轻身,抱着荒直接踏着刺刺木的枝叶从上面跃了进去,这样晚上也不用再浪费力气守夜。
  
      山洞里胡乱地丢弃着一些兽皮以及陶罐等物,这时已经积满了尘灰,还有火堆残留下来的灰烬,黑褐色的血迹以及白色的枯骨,无声地诉说着当年这里所遭遇的一切。
  
      “生兽潮的初期,我们就是在这里避难的。”漠不无感慨地说。百耳他们被族长等人逼离此地时,他还在大山部落帮助大山部落的人抵抗兽潮,所以感触没其他人深刻。如今回想起来,那时候自己实在是天真得太过了。
  
      兽潮已是很多年前的事,荒那时还没成年,但却记忆深刻,因为兽潮对于其他部落来说是一场灾难,但是对于所处地理环境得天独厚的阿里部落来说却意味着丰盛的食物。兽人们连山谷都不用出去,每天只需要在山谷口狩猎闯进来的野兽就足够全部落吃饱。所以对于这样的话题不知道要怎么接,便继续保持沉默。
  
      他开始动手收拾山洞,漠去外面打了头啮兔兽回来,又扛了捆柴。
  
      “不用都收拾,够我们两人睡一晚就行了。”利落地生起火,漠一边给啮兔兽剥皮,一边对荒说。
  
      荒用洗净的陶罐接了大半罐水,抱着过来。他还是那样,说三句应不上一句,漠虽有些无奈,却已经习惯,甚至觉得话虽然少,但却会时时将目光追随着他,将他每一句话都听进耳中,放在心上的荒让他无法不去心疼喜爱。
  
      一直以来两人因为没有容器,吃的不是生肉就是烤肉,所以现在有了陶罐,自然是要煮点肉汤来喝。漠见到荒将肉切成小块扔进罐子里,立即起身又去外面找了一些野菜和果子回来,顺手还拔了几棵刺刺木。
  
      “这个能做什么?”荒留了几个果子生吃,其他都切成了块跟野菜放进锅里煮,但是对着刺刺木却有些束手无策。
  
      漠笑而不语,伸手拽过刺刺木,将根上的果子捋下,运劲捏碎外壳,露出里面淡黄色的果核,然后递到荒的面前。“尝一个。”
  
      荒眼中露出惊讶的神色,却毫不犹豫地拈起一颗放进嘴里,上下齿交合,果核碎裂,浓郁的香味立时在口腔中弥漫开来,他眼中的惊讶转变为惊喜。“好吃。你吃。”一边说一边推了推漠还伸在他面前的手。
  
      “你不怕我害你?”漠笑了起来,自己没吃,而是拿起荒的手全部倒给了他,然后继续剥离剩下的刺刺果。
  
      “我不傻。”荒没好气地回答。想害他用得着这么麻烦吗?
  
      漠嗤了一声,眼中却全是笑意,“你还不傻?你根本就是我见过的最傻的亚兽。”不傻怎么会为了追求他而一个人穿越山林?不傻怎么会在那么危险的况下还坚持要救他?不傻怎么会凭一己之力去挖开那些泥石?这样都不算傻,怎样才算傻?
  
      荒有些不服气,握着几颗刺刺果核,直楞楞地瞪向他的眼:“那你为什么答应跟我结成伴侣?”他倒没有生气,只是觉得自己真不傻,至少不比艾傻。
  
      “我喜欢傻一点的。”闻言,漠顿了一下,而后眸色倏然转深,声音沉了下去。
  
      荒感觉到他的眼眸中似乎隐隐有一团火在燃烧,莫名地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略显仓皇地别开眼,过了一会儿才低声嘀咕了句:“那我还是傻吧。”如果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愿意接受自己的话。
  
      漠嘴角不觉浮起一丝笑意,然后这个笑容越来越大,到最后甚至露出了雪白的牙齿。他现这个亚兽从来没说过喜欢自己的话,但是对方的每一个行动,每一个眼神,每一句看似毫不相关的话都实实在在表达着这个意思。他觉得自己心中从来没有这样踏实满足过,哪怕是以前那些自以为很幸福的日子里。当虚伪和真诚被并排放在一起的时候,他才现两者之间的区别有多明显,只是以前他看不明白罢了。
  
      在长时间的烤肉以及生肉之后,偶尔来一顿菜果炖肉,还是很让人喜欢的。晚食两人吃得都有点撑,所以没有立即休息。荒去水边将身上的汗污粗粗擦洗了下,然后走到洞外纳凉。
  
      这时天已经黑了,天上挂着三个月亮,远山近林全都沐浴在一片清辉当中,暑气在夜风中渐渐消散。凉风拂面,荒惬意地闭上眼靠向身后的山壁,觉得他的人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安稳过。过了一会儿,漠来到他身边,带着清凉的水气,显然也简单地擦洗过。
  
      “再有六七天,就能到百耳部落了。”漠姿势懒散地坐下,一腿曲起,看向夜空,说。如果不是通向盆地的山洞被封住,他们还能更早到达。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忐忑不安,但是现在却觉得很平静,平静中充满了期待,或许是因为有人陪在身边的原因吧。
  
      “嗯。”荒没睁眼,在他看来,到哪里都无所谓,他有自知之明,知道就算换了一个部落,自己也不一定就能和其他人处得好,所以懒得为此操心。
  
      “这么久没回去,部落也不知变没变样,肯定有很多人都不认识我了,说不定阿帕又给我添了一个弟弟……希望百耳一家子住在部落,你不知道,他家的几个崽子有多可爱,每次看到他们我都恨不得自己也能生一个……”
  
      听着漠絮絮叨叨地说着部落里的事,荒没有应声,因为他不能体会漠的期待心,又不想扫兴。但是耳边略带激动的声音却突然停了下来,他有些疑惑,刚想睁开眼,便感觉到唇上一暖,兽人熟悉的气息迎面扑来。
  
      “荒,给我生个崽子吧。”两唇只是轻轻一触,漠便退开了少许,低声道,语气中带着不明显却让人心软的乞求。
  
      荒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英俊脸庞,并没有因为对方亲昵的举动以及话语而露出羞涩之态,而是很认真地回答:“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毕竟不是所有亚兽都能怀孕生子的。
  
      “只要你愿意。”漠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两人虽然已经确定关系,但是因为一直忙于赶路,加上彼此间还有些许生疏,所以一直没有更近一步的展。现在处于一个安稳的环境,不用担心野兽来袭,他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好。”荒觉得他其实是在说废话,亚兽给伴侣生兽崽是天经地义的事,哪里用得着专门提出来再问一次。
  
      得到肯定的答复,漠眼睛一亮,脸上浮起多年不曾有过的灿烂笑容,再不迟疑地一把将人拽起往山洞内走去。
  
      “干什么?”荒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腿上倒是很自觉地跟上。
  
      “睡觉。”漠说,状似漫不经心,但心脏却不由突突鼓跳起来,为即将要做的事。
  
      荒便不再言语,然而直到他铺好兽皮,刚刚躺下,漠便压了上来,他才反应过来此睡觉非彼睡觉。脑海中不由浮现阿帕阿父在一起时的场景,那不是什么太好的回忆,他身体僵了一下,才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
  
      她叫桃花。
  
      七年前的青枫镇如同现在一样,二三月的田间,金黄色油菜花间夹杂着一树树醉红的桃花,细雨润着,便是说不出的好看。
  
      那个时候家中爹娘尚健,一家三口住在镇外的山脚下,也就是那片靠近坟地的竹林中,以种地为生,连年风调雨顺,日子倒也好过。
  
      十六岁的她如同初绽的桃花,有着嫩红的脸青春丰润的身体,与其他同龄少女一样对未来充满美丽的幻想,看到年青好看的男子也会脸红心跳。
  
      然而那年的清明,家里迎来了一个避雨的贵妇人。
  
      贵妇人是镇上穆将军的夫人,而当时的穆将军便是现在的靖南王。在她,一个乡下丫头桃花淳朴的脑子里,无论是穆将军还是将军夫人,于她来说都是遥不可攀的人物。即便她和她的爹娘一样,曾倾尽乡下人所特有的热来招待这个夫人以及她的随从。
  
      将军夫人长得很好看,不是她们这种乡下姑娘能比的,可是,如果她穿上那夫人的衣服,梳上相同的髻,或许,不说话的时候,或许两人会有几分相像。
  
      这是娘说的。因为当时那个夫人以及她的丫环看到她时,眼中曾经露出很奇怪的神色。想必对于她们这种高贵的人来说,与一个土气的乡下人长得像是一件很羞耻的事吧。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因为这几分的相似,因为这年少青春的身体,竟然使得她家毁人亡。
  
      乞丐婆掩在乱下的眼中有水光闪动,她抬起手背去蹭,水光没了,泛红的眼圈便明显起来。
  
      水已经烧滚,腾腾地往上冒着白气。
  
      撤掉未烧完的柴禾,用灰盖了火食,她才吃力地撑起身。蹲得过久,一动浑身都像被拉扯着般痛,肋骨出啪的脆响。她不得不半撑着膝,等疼痛稍缓才又继续。
  
      揭开锅盖,舀了半盆水,又兑了凉水,然后端着回到木棚开始擦洗身上的泥污以及血迹。
  
      都是些皮外伤,虽然痛得厉害,但是还不算太严重。
  
      只是她去拿给死人的祭品做什么?她桃花虽然穷得连吃饭也是问题,却还没落到偷东西的地步。她不过是……不过是想看看那个孩子而已。
  
      她苦笑。
  
      当然,今天她也实在是太不小心了,竟然被人当场捉到。只是每年也就这两天才能看到他,如果可以,她恨不得能将他搂在怀里仔仔细细地看个够,能多看他一眼,被人打便被人打吧。
  
      他长得真好!看到那个王爷那样疼惜他,她就忍不住笑,明知靖南王府的小公子哪能不好,却总是牵着挂着,不看到就无法放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