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越之将 > 第171章 番外一

第171章 番外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br>
  
      `p`**wxc`p``p`**wxc`p`兽人大陆的雪季到雨季几乎没有太明显的过渡期,当云层一散开,便是炙烤大地的两轮太阳,炎热感瞬间将整片大陆笼罩。对于初来乍到的人来说,这样的气候显然是难以忍受的,但是如果习惯了,便会觉得一夜间满目繁花绽放的感觉也不坏。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了十五个年头,小古小穆早已成年,而萧图几个幼崽也长成了小少年,在图的日日期盼中,百耳终于再次怀上了。倒不是因为怀孕困难,这些年才没生育,而是百耳考虑到在萧图几个孩子还小的时候再孕,两个大人的精力重心自是要落在新生幼崽身上,那样势必会忽略几个大的。所以在跟图商量过后,两人最终决定等几个孩子长大到已经可以独立的时候才要第二胎,所以这些年一直在避孕。
  
      经过了十年的展,蓝月森林中部以南,海域,南部草原彼此间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而稳定的关系网。不得不说,因为鹰族曾有的奴役政策,反而导致了草原部落与森林海域部落的顺利融合,加上道路的修建,船只的建造,使得来往方便,三方联系更加紧密。
  
      这些年百耳诸事不管,只知悉心教导几个孩子,只在图或者其他人有疑问时,略略提点几句,至于各兽人部落的展,他是完全不加干预的。等一切都步上轨道,图空闲下来,一家人便四处游历,直到百耳再孕,才回到盆地部落安住下来。虽然勇士岛,还有南方草原都有他们的落足点,但显然百耳对于盆地部落更有归属感,毕竟这里的人是从最微末之时便跟着他一起拼杀出来的。
  
      天气很热,除了出外打猎和采集果实的人,其他人大都躲在阴凉的石屋里,或午睡,或做些手工活。百耳的肚子这时已经很大了,坐着不舒服,躺着也难受,所以他总是喜欢不停地在外面走来走去。图现在是猎也不打了,整天都跟前跟后,战战兢兢的,比他自己怀孕还紧张。
  
      在刚得知百耳有孕的那段时间,他是真的高兴坏了,整天都在傻,无论是在跟人谈着正事,还是带人在外面打着猎,都会突然笑出声来,最开始还会引来别人疑惑的目光,时间一久,大家也就学会了无视。但是当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他时不时抽一次疯的时候,他却因为百耳的孕吐以及吃不下东西而开始迅速消瘦下去,脸上笑容减少,被忧虑替代。
  
      是的,确实是他消瘦,而不是百耳。怀萧图三个的时候,不知道是三个崽子心疼父亲,还是因为全副精力都扑在寻找图上面,百耳的妊娠反应并不是如何明显。谁想时隔多年再怀这第二胎,不用再四处奔波了,却反倒折腾得厉害,不仅吃什么吐什么,晚上还容易惊醒。虽然百耳心态好,加上心志坚毅,哪怕吃不下也逼着自己吃,睡眠差就用打坐来代替,倒是也没瘦,但却苦了图。
  
      自从百耳开始出现妊娠反应之后,图就仿佛感同身受一般,跟着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比百耳反应更加严重,他想着法地找不同的食物来给百耳吃,哪天百耳吃下去没吐后,他就会高兴得食量大增,但如果百耳吃下去就吐出来的话,那么他这一整天都会食不下咽。晚上睡觉更是,百耳只要稍稍一动,哪怕只是呼吸略微有些变化,他都能立即惊醒。甚至,他因为实在受不了心疼和担忧的煎熬而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哭了好几次,并誓以后再不让百耳怀孕。当然,这种事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哪怕其他人早就觉得怀孕的更像是他。
  
      图的焦躁不安百耳怎么会感觉不到,所以他一直在尽力控制自己的反应,但终究还是瞒不住全副心思都扑在他身上的兽人。对此,他也很无奈,很想将人直接踢回勇士部落,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父亲,以前你怀着我们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辛苦?”三个少年也看不下去了,不止一次既愧疚又心疼地问百耳。
  
      “并不辛苦。”百耳抚摸着少年的头顶,每次都是这样笑着回答。他是男人,怀孕生子确实不容易,但却也没难到让他开口叫苦的程度,所以看着一家子这样小心翼翼,着实有些内疚且心疼。
  
      可惜他便是这样说,也没人相信。三个孩子虽然没有成年,但是已经跟着成年兽人们进山林打猎了,哪怕是身为亚兽的萧图也不例外,毕竟百耳从小便是将他当成男子训练的。于是这时他们总是费尽心思地去寻找各种食物,以使百耳能够多吃一点。
  
      相较于上一世,这世所处的环境可谓是单纯至极的了,加上曾经怀过一胎,已经有了经验,并不担心,所以百耳完全谈不上思虑过重,但是偏偏越临近产期,他晚上越容易惊醒,这种况从前并没有在其他亚兽身上出现过,所以连谷巫葛巫都束手无策。不得不说,这一胎确实把他折腾得够呛。
  
      这一夜百耳再次从梦中惊醒,想到图这一段时间同样没休息好,便克制住了起身的**,仍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没有出声响。然而即便是这样,图还是警觉地睁开了眼。
  
      “醒了?喝不喝水?还是要小解?”图微撑起身,探手摸了摸他的肚子,问。
  
      百耳心中叹口气,低声道:“我想坐一会儿。”到了这时,哪怕再心疼,他也已经不再对图说让其到别处去睡的话,因为知道说也无用。图在别的事上对他百依百顺,但独于此事从不妥协。
  
      听到他的话,图立即翻身而起,然后小心翼翼地扶他靠坐在自己身上,一只手松松地揽着他,另一只手则轻柔地为他按揉着腰部。
  
      “我又梦见祖母和父亲了。”百耳缓缓道,背后宽阔坚硬的胸膛让他因为梦境而微起波澜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这边的十五年,相当于大晋的三十余年,按理,对于上一世的一切也该渐渐淡忘了,而事实也确是如此,他已经有好久都不曾回想起那些人和事,却不知为何自这一胎怀上之后,便时时梦到大晋的亲人,且思念得厉害。
  
      图按抚的手一僵,不自觉将人搂紧了一些,却不知要说什么话安慰才好。他阿父阿帕死得早,加上兽人父子亲人间的羁绊并不深,分离是常有的事,所以无法体会百耳的心。而如果百耳的亲人在这边,哪怕是隔着比接天山脉更难以翻越的障碍和危险,他也愿意陪他回去一趟,但是事实却是那个世界他是去不了的,所以百耳越想,他便是越心疼,也越害怕。心疼自是心疼无法帮百耳达成心愿,怕却是怕百耳会因此突然离开,回到他本来的世界。
  
      “我自幼丧母,父亲又不曾续弦,我是在祖母跟前长大的,故与祖母感要比旁人来得更加深厚……”这样的天气,两人挨靠在一起着实有些热,百耳动了动,但却没推开图。在这个时候,他还是需要身边有一个人陪着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