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越之将 > 第121章 食人亚兽

第121章 食人亚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18章食人亚兽
  
  远在贝母岛的图并不知道百耳给他生了三个小崽子,他在地穴中躺了半个满月,才勉强能够自己坐起来,一个满月之后,骨折愈合,却不能用力。他觉得很慢,在黑暗之中,任何人都会觉得时间过得很慢。但是元等人却很惊讶,因为从来没有全身骨头断成这样还能长好的,而且还是以这样快的速度。连图自己都说不清楚这是因为兽人本来的强大恢复能力,还是因为体内那道越来越浓厚的暖热气流。就在百耳生子的时候,他终于能够走出地穴,重新跟其他人一起干活了。
  他们地穴又换了一个新的管事,上一次差点被他掐死的那个不知道换到了哪里去,就是在干活的场地上也没看到。新来的贝母不像第一个那样认真,嫌地穴中又臭又脏,从来不进里面查看,所以图几乎已经被遗忘得差不多了。其实元也跟图说过,让他不用出去,但是图怎肯让自己一直被幽禁在那黑暗恶臭的地穴中,所以哪怕明知要拖着让人痛不欲生的黑石链子做苦力,还会挨鞭子,仍然出来了。不过也亏得这个贝母懒,让图得以逃过青罗的排查。当初百耳向青罗打听图的下落,虽然尽量表现得不引人注意,但是青罗仍从他身上感到了威胁,所以一回到岛上便将看管兽人的贝母叫去,让他们查找各自下面有没有一个叫图的兽人,还把该兽人的容貌大致描述了下,让他们如果找出来的话,就赶紧处理掉。没想到图的失忆加上受伤,倒让他阴差阳错躲过了这一劫。如今过了两个多满月,贝母们早就忘记了这一茬。何况他现在已变得瘦骨嶙峋,胡子满腮,哪里还看得出本来的样子。
  不过对于图当初发狠的场面,仍有很多人记忆犹新,所以这一回他再出来,贝母们倒是不敢再随便找他麻烦。加上他自己也老老实实地干活,从不冒尖挑事,所以两下相安。只是跟他接触比较多的元却注意到,这一回从地穴出来的图眼神不复刚来时的懵懂和淳朴,而是覆上了一层让人心寒的阴郁狠戾。
  “再过不了多久,就要到雪季了。”这一天,回到地穴后,沉默的隆突然开口。没等其他人回答,他又接着说了句:“不能化兽形,我们都会冷死。”
  他这话一出,地穴中的兽人顿时骚动起来。兽人身体再强壮,但赤身**熬过雪季这种事却是没有人能做到,何况还是在这阴冷的地穴中。
  “也许到时他们会给我们兽皮和木柴。”一个兽人沙哑着声音说。“我们死了,他们要到哪里去找人再来帮他们砌房子?”
  倒是有不少人附和这个兽人,竟无人露出要反抗或者逃跑的意思。
  “你们难道就想这样给贝母干活一直到死吗?”隆冷笑了声,“还是等把自己养得壮壮的,然后给贝母当食物?”
  “你说什么?隆,你给我们说明白……”这还是隆第一次清楚地提起被选作贝母伴侣的兽人下场,其他人又震惊又不愿相信,抛开了疲惫,纷纷开口逼问。只有图仍静默地坐在角落,并没有因为听到这个事实而有任何反应。元坐在他旁边,也罕见地敛起了多话的性子,一声不吭。
  到了如今,隆也不再隐瞒,慢慢将他当初看到的事讲了出来。只是说的时候,他声音隐隐带着颤抖,显然直到现在仍然为那一幕而恐惧不已。
  隆被选为贝母青亚的伴侣之后,便被取下了黑石链,搬进贝母伴侣专门住的石洞,等着肩膀伤愈后便举行结伴仪式。在这之前,除了不能进入贝母住的地方外,他跟同被选为贝母伴侣的其他兽人一样,拥有了极大的行动自由,吃食也比之前更好。来的时候已经知道,如果不答应,他们是没有办法离开这座岛的。所以在这样好的待遇下,他也就打消了逃跑的念头,决定好好地跟贝母一起在这里生活,对于结伴仪式也不由充满了期待。毕竟在那么多兽人中被选中,又拥有贝母这样美丽的伴侣,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就在养伤期间,比他先被选出来的一个兽人跟贝母举行了结伴仪式。隆本来就不像一般兽人那样老实,心眼比别人多,那时他就想偷偷看一下兽人和贝母是怎么j□j的,以免以后轮到自己的时候抓瞎。毕竟以前见过的亚兽可不会变成贝壳,又或者其他奇怪样子。
  他是豹兽,本身就善于隐匿跟踪,所以偷偷溜进贝母的住所也没被人察觉,就算偶尔一两次险些被人看到,也只是让他觉得更加刺激兴奋而已,完全没有退缩的念头。循着那个兽人的气味,他找到了他们的住所。贝母是住在黑石山那边的树林里,以树洞栖身,看上去比地穴和山洞更干燥舒适。这倒是出乎他的意外,他总以为他们应该住在潮湿有水的地方。当然,这不重要,他的目的不是为了来弄清楚自己以后会跟贝母住在什么样的地方。
  贝母与贝母的树洞并不是紧挨着的,间中会隔上几棵粗大的树木,加上天已入夜,倒是方便了他。也是他们没想到被奴役驯服的兽人还会这样大胆,加上以前也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所以防守极为松懈,让他钻了空子。
  j□j的时候,贝母并没有变成贝壳的样子,否则估计那个兽人同伴会跟他一样无处下手。看完整个过程,发现与他的常识不相违背,隆松了口气,正想离开,鼻中却突然闻到一股让人迷醉的气味,他神思有片刻的恍惚,只觉前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他,让他不自觉想要靠近,直到脚底传来一阵刺痛,才突然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竟然正往树洞里走去。如果不是踩到一块尖利的石头,只怕已经走了进去。他情知不妙,慌忙退远,直到再闻不到那股气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