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穿越之将 > 第71章 谈判

第71章 谈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br>
  
      百耳不得不承认比起其他人来说,这个那侬还是有点小聪明的,至少他还知道怎么煽动气氛,激起众怒。
  
      “所以,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赶紧把他抓起来烧死,难道想让他再害死更多的人吗?”那侬继续说,声音更激昂了两分,确实很有效果。
  
      如果说之前还有人顾忌着百耳亚兽的身份,不太愿意跟他动手,那么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那点犹豫也被打消了。但是正当一些兽人想要扑过去的时候,就见眼前一花,下一刻,之前还在以正义者姿态指控百耳的那侬已经挪了地方,被百耳单手掐住了喉咙。
  
      瞌睡来了送枕头。那侬的出现对于百耳来说莫过于此。他还想着要怎么不需要大动干戈就让族长和部落兽人们就范,没想到就有人傻傻地自己送了上来。
  
      “邪灵?”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扣在那侬白皙的脖颈上,形成一个好看却危险的弧度。百耳目光缓缓扫过周遭充满敌意的兽人,唇角上扬,露出可谓是优雅之极的微笑,“不错,我就是邪灵。”
  
      此话一出,原本要冲上来的兽人们竟然刷地一下退了开来,让出中间一大片空地来,只留下他和那侬。
  
      百耳垂头低笑了两声,觉得这些兽人其实……挺有趣。但是当他再次抬起头时,脸上已覆上了一层严霜。感觉到身前的那侬因为自己手上的力道过重而已有些呼吸困难,于是放松了一些。
  
      “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原本没想过要说出来。但是既然你提起了,这事总得还百耳一个清白才是。”他目光看着族长,冷冷地说。眼角余光扫到自己的人趁着这机会冲了进来,将他围在了中间。但是能战的终究也才十四五个,跟族长那边的兽人以及后来加入的外族兽人相比起来,着实不够看。至于图那边,他淡淡扫了眼,图带着他的那十几个人果然如之前说好的站得远远的,两不相助。
  
      “还什么清白,你本来就是一个不祥……”那侬眼中闪过惶急的神色,也顾不上自己最脆弱的地方还掌握在对方手中,急急开口想要继续煽动起其他人的恐惧和愤怒,却被掐断了后面的话,也不知道百耳做了什么,明明已经窒息得头脑胀,他却连抬手反抗的力气也没有,甚至于想昏迷都不能。直到这个时候,他的心里才真正感到恐惧。
  
      “百耳,你想做什么?只要你放开那侬,我就放你们离开。”族巫上前一步,色厉内荏地喝道。在他旁边,是眼睛里闪烁着诡异兴奋光芒的族巫。
  
      族巫很高兴,至于那侬是不是有性命危险他一点也不关心,他高兴的是百耳终于承认了自己的邪灵身份,那证明着他的判断没有错,也代表着他在兽人们心中的地位会更加稳固。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百耳连眼尾也没扫族长一眼,另一只手上所拿的弓箭一端缓慢地从那侬的左鬓慢慢划过眼角,一直到鼻翼。“原本我脸上的这条疤是该长在这张美丽的脸上的。”他悠悠轻吟,温柔得仿佛是在跟人喁喁私语,但是不止那侬,连站得最远的人都听到了。一种说不清是恐惧还是悸动的颤栗自许多人的心中升起,让他们不自禁屏息听他说下去。
  
      那侬感觉到木质的冰冷触感仿佛利刃,似乎只要一用力,就能在他脸上留下一道永久都无法消除的丑陋疤痕,如同百耳的那样。他身体终于控制不住开始起抖来。
  
      “你们每一个人都说是我害死我的……”百耳继续说,却在伴侣两字吐出口前,被人打断。
  
      “远。”图走了过来,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不知为什么,他一点也不希望从百耳口中听到伴侣两个字。
  
      百耳眼微眯,身前的那侬看到图登时激动起来,露出求救的目光。图却像是没看到一样,继续说:“当年远是为了救那侬才死的,不是为了百耳。”
  
      那侬显然没想到图会帮百耳说话,甚至揭开了当年的事,脸上有着不敢置信,以及更多的怨毒。
  
      百耳也有些意外,因为图之前明说过两不相帮,而且现在说出这件事对他并没有好处。
  
      “我因为喜欢那侬,所以帮着他把事瞒了下来,但是心里一直很愧疚……”面对着部落兽人们质疑的目光,图解释自己当年为什么没说出这事的原因,萨听得忍不住腹讳。愧疚?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两个字?
  
      “住嘴,图,你一定是被邪灵迷惑了!”族长一直以为图是喜欢自己的儿子的,所以万万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番话来,愣是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想要阻止已来不及。
  
      “族长,我可清醒得很,我记得我们这一群人差点死在兽潮里,是百耳他们把我们救了回来。”图目光冰冷地看向族长,如果说在回来之前他还想着自己是部落的人的话,那么在族长因为他没有杀死百耳而大脾气甚至威胁他说如果不杀死百耳,他永远都不能娶到那侬的时候,他就做出了决定。那个时候他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有的人无论你为他做多少,他都会认为是理所当然,甚至是不屑一顾的。而当他想要你做的事没做成,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一脚将你踢开。他图不需要依附于任何人,自然更不需要受制于任何人。
  
      “在换盐的时候,也是因为百耳,我们才从兽潮里保住一命。就连歧的腿,也是百耳为他治好的。”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萨,腾,歧,山等人慢慢地聚在了他身后,无声地支持着。“我不管百耳是不是邪灵,我只知道是他带领着我们换回了盐。而你们安安稳稳地住在他和一群老弱残弄出来的山洞里……想要烧死他!”最后几个字,他加重了语气,带着浓浓的讥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