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第一战场指挥官! > 第15章 古武

第15章 古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格斗这种事情,一般是当局者清旁观者迷的,只有真正在场上的人,才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对方攻势中的变化。因为他们离得近,且视角最清晰。
  
  季方晓的动作很快,几乎没有空档,大概是预料到赵卓荦不会打在那么致命的地方。而位置又选的好,所以不容易被看出。
  
  连胜在军队里见过不少这样的人,也见过各式各样的手段,很清楚他们心里想什么。
  
  想赢不是错,谁都想赢。对于士兵来说,他们的全部意义,就是为了赢,因为他们没有输的退路。可是,不服输就不大好了。
  
  不服输的人认识不到自己的短处,而且……很碍眼。
  
  连胜说话的时候,周围人还在鼓掌。她说的声音也不大,他们还以为是自己听岔了。季方晓也依旧往外面走。
  
  连胜慢条斯理的挽起袖子,又说了一次:“我也想玩。季方晓。”
  
  这次指名点姓,说的很清楚。现场稍稍安静,剩下的都是些窃窃私语,众人视线在两人之间徘徊。
  
  赵卓荦停在原地,诧异的看她一眼。付教官原本站在人群的后排,闻言迅速走上前来。
  
  付教官问:“怎么?你们想跟大四指挥系的来积分交换赛?”
  
  “不,当然是我个人。”连胜朝着季方晓伸出手,“怎么样?”
  
  季方晓转回身说:“我不和女生比。”
  
  连胜直接扭头喊道:“教官,他歧视女生。”
  
  付教官:“……”
  
  旁边人不客气的嘘声,拿她打趣。
  
  “别这样啊小妹妹,别欺负你学长。”
  
  “季方晓已经嘴笨了,你别害他找不到女朋友啊。”
  
  “哟哟哟哟哟!季哥刚好单身哟。”
  
  “诶——?不会吧?小妹妹现在都玩这种套路了?我告诉你季哥喜欢温柔的女生啊!”
  
  “脱单不起,溜了溜了!”
  
  几位教官拍手喝道:“安静安静!”
  
  季方晓笑道:“担不起这么大的帽子。不过你既然邀请我,我总有可以拒绝的权利吧?”
  
  “当然。不过刚刚我应该是第二名,既然我以演习第二名的身份邀请你,你又用什么样的理由来回绝我呢?”连胜说,“我不接受女生这样的理由。难不成你在战场上遇到女兵,也扯面子说不打女生?如果你不会,那就都是借口。”
  
  季方晓微微蹙眉,有点不悦了。
  
  付教官插腰上前,说道:“你是认真的?积分交换赛这种事情,不是开玩笑的。”
  
  连胜:“我当然是认真的。不然就为了露个脸吗?”
  
  季方晓上下打量她一通,实在是入不了眼,觉得这人纯粹是凑热闹:“我下手没有轻重。”
  
  连胜:“我也是。”
  
  坐在旁边的群众放声喊道:“答应她了!不然人还真瞧不起你!”
  
  “打打打!”
  
  连胜勾起嘴角:“嗯?男生?输不输得起?”
  
  季方晓:“好吧。”
  
  “既然你都答应了,那就玩得再大一点。”连胜摊开手说,“一场一分多没意思?我可以把我全部的分都押上来。”
  
  季方晓干脆道:“不行。”
  
  连胜耸肩:“为什么不行?我分还可以的。”
  
  “因为规则不行,每场最高只能押十分。”付教官走出来,皱眉道:“连胜,你别开玩笑了啊。”
  
  这是迫不及待送分呢?啊?她还兴这么霸道总裁的玩法?
  
  连胜有些失望。不过也是,如果分数可以这样转让,哪还需要这么麻烦?
  
  季方晓走回场地正中,绅士问道:“还有什么条件吗?”
  
  连胜:“我先说明一下,不打到人我是不会收手的。不被打倒我也是不会收手的。所以,你不用想着抓空隙,也不要最后用所谓的手下留情来解释结果。既然是比赛,我只接受坦荡的过程,以及绝对的结果。”
  
  付教官干咳一声。
  
  季方晓那是谁?他就算没有进指挥系,那差不多也是单兵系的一把手了。要是真一拳实在的打在连胜身上,这货怕是半条命都得飞了。
  
  这个条件听着有点任性,因为季方晓不可能真的对同学下重手,何况这位同学还是一位“柔弱”的女生,但连胜似乎会。看她那语气还有眼神,可没有半点留情的意思。
  
  季方晓知道自己吃亏,还听出连胜似乎意有所指。神色不变,只是淡淡道:“好。”
  
  “比赛不接受中途叫停。也不接受无伤认输。”连胜朝地上一指,“谁先倒下,谁输。”
  
  季方晓点头。
  
  付教官负手在两人中间转了一圈,五官紧皱,看着二人。最后被旁边的一名教官拉开,批评道:“干嘛呢干嘛呢?不要打击学生的热情啊。”
  
  付教官和季方晓的带队教官,作为交换赛的裁判,对立站在赛场的两边。另外几名看热闹的教官也凑过来,等着他们开始。
  
  教官小声问道:“你们排还卧虎藏龙哈,这么厉害的?她学什么的?”
  
  一个体能全排倒数,应该说是全连倒数的人,居然这么大胆。付教官说:“学什么?好像是学材料的?”
  
  那教官一惊:“可是看她很有自信啊。”
  
  付教官自己也想知道,连胜是哪里来的自信哦。
  
  围观群众已经抑制不住有些激动了。这是……指挥系的内部决斗?
  
  今年的指挥系真是了不得,第一场实战演习中包揽了前二,然后前三名之间又互相开始了个人争斗。连胜虽然是最让他们意外,也最不起眼的一个,却没想到是里面最嚣张的一个。
  
  很有看头!
  
  连胜活动了一下脖子,退到边缘。她的肌肉到现在还是很酸痛,但相信季方晓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对方的运动量远超于她。
  
  她抱拳朝对方示意,然后扎下马步,点头。
  
  她的动作很奇怪,有点像古武里的招式。可是,军队里面一般学制敌迅速的散打。基础的练点军体拳,复杂的学一些其他的格斗技术。总之不会是这样的。
  
  中华古武到现在,大半都失传了,留下的只是一些空招子。毕竟古武许多是要求从小苦练的,还要考量天资。有多少父母会舍得?
  
  关注的人少了,学习的人也少了,还怎么壮大?
  
  它们虽然有很多的变数流派,但后人水平不足,带不出它的实战效果。联盟合并后,越发势微。越来越多的人认为那不过多年前古中国盛行武侠小说的时候,衍生出来的想象而已。就慢慢没落了。
  
  许多年,应该说从他出生起,就没见过有人在正式场合玩过古武。
  
  季方晓皱眉,又看了她一眼,垂下眼思考片刻。
  
  搞笑来的?
  
  不过既然是对方主动邀请他来的,那他也不客气了。
  
  季方晓冲上去,先是对着连胜的脸部试探性的打出一拳。
  
  他出拳的力气不大,速度也不快,显然没有将连胜放在心上。毕竟,一个人的体格是不会骗人的。如果连胜连这个也躲不过,那就真不关他的事。
  
  然而,这个速度在吃瓜群众看来,还是有点快。看,连胜还呆站在原地。
  
  付教官眉毛一挑,整颗心被吓得狠狠提起。连胜怎么还不动作?!
  
  连胜面无表情,眼神中即没有恐惧,也没有杀气。终于在对方即将打中自己的时候,抬起了手。
  
  一手挡在自己的脸部前侧,一手顺着季方晓的手臂往前一滑,然后横起手掌,砍在他的手肘内侧,顺势往外一推。
  
  季方晓没感受到多大的力道,而他看在眼里,连胜的动作也的确很缓慢轻柔,但手臂就忽然泄力,自己曲了起来。
  
  季方晓一偏头,连胜已经趁机逃了出去,和他重新拉开距离。
  
  众人起哄嘘声:“吁——!”
  
  “喂喂喂!跑什么呢?”
  
  “学长不要怜香惜玉了,刚刚那是什么鬼!”
  
  一人嗲着声音给连胜配音:“追我啊追我啊你来追我啊。”
  
  连胜偏头,抬起下巴,斜眼看去,却比刚才的模样凶狠多了,整张脸都写着不悦。那学生立马住嘴。
  
  这一招对得简直莫名其妙。季方晓甩甩自己的手,又跟了上去。
  
  只是,还跟方才一样。连胜不与他纠缠,对过就走。打在她身上的拳头,就仿佛打在棉花上一样,会被软绵绵的弹回来。简直奇了怪了。
  
  外人看着以为他在和连胜玩闹,但他自己知道不是。哪有那样的闲情?随后加重力道,动起真格,接连出招。连胜依旧不咸不淡的拆开,推挡,后撤。有条不紊。
  
  二人就这样在场上打起追逐战,半天出不了结果。
  
  时间一长,围观群众开始骚动。
  
  他们发现不是季方晓在手下留情,是他确实奈何不了连胜。连胜似乎打定了注意,只守不攻,就慢慢吊着他。
  
  那奇特诡异的姿势,软绵无力的动作,他们看不懂,也看不明白。有点像什么?古武中的四两拨千斤?
  
  这下众人都有些难坐住了,不再盯着季方晓看热闹,改而全都盯着连胜,想一探究竟。
  
  付教官皱眉,忍不住上前了一步。
  
  连胜的打法确实神奇,但是她不允许失误。出现一个失误,季方晓肯定会强势结束这场战局。而继续纠缠下去,对体力的消耗也极为巨大。比体力,连胜是肯定比不过季方晓的,她自己应该清楚才对。那她现在究竟是要做什么?
  
  虽然他也很希望,但他实在不认为连胜能赢。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出乎意料。想连胜刚进队的时候,肢体僵硬。这几天舒展开,灵活了不少。可还是不够,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光防御是没有用的,想要取得胜利,还是得靠攻击。
  
  付教官越看越心急,手指在背后不断的敲着,全情关注。
  
  “快眼!稳住快眼!”
  
  付教官看得正入神,被那声音猛然一吓,浑身震了震。扭头一看,才发现周遭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远远铺开起码有几百人。
  
  方见尘正和赵卓荦坐在一起。他倒是很不计前嫌的为这个开场就狙击了他的新生加油。
  
  付教官指着前面介绍道:“她叫连胜,大三指挥系的学生。”
  
  方见尘张大嘴点头:“哦~!明白了!连胜!快拿下他!”
  
  孟江武缓了一秒,也开始大喊:“连胜加油!”
  
  都是同排的,哪里有不加油的道理?
  
  一个女生,打到现在,哪有不给她加油的道理?
  
  于是四面都在放声呼喊连胜的名字,给她助威。
  
  那声音不断在耳边回荡,让季方晓听得心情越发烦躁。他咬紧牙关,垂眸看着连胜。
  
  连胜厉害吗?他现在不得不承认,非常厉害。突破他三观的厉害。
  
  压制他的是时机。
  
  连胜如果慢出手一秒,自己的攻势已经成型。如果出手太快,自己就会改招,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再给连胜拖延的机会。但是,她抓的太准了,硬生生的挺了下来。
  
  这种准,更像是一种本能。可没有绝对的经验基础,又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本能?
  
  这认知让他明白,二人之间有些难以描述的差距。连胜是个比赵卓荦还不好打的对手。
  
  这样的人,你根本无法去拆招,也无法去应对,因为她通通是针对你进行的反击。你不动,她正好可以跟你耗着。她可以不厌其烦的恶心你。相信没有一个男人会喜欢打这种恶心扒拉的比赛。
  
  季方晓现在终于知道连胜开场提的几个要求是什么目的了。比赛不接受中途叫停。也不接受无伤认输。
  
  在场上的每一分钟,他都讨厌极了。可偏偏不能投降。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
  
  不过,无用之功而已。季方晓狠下心。
  
  速战速决!
  
  季方晓朝前踢出腿,又顺势转身跟上一记拳。连胜拍着他的手往旁边一推。季方晓已经适应了她的推拉,右手斜上勾拳,打向她的下巴。对方却朝后一仰,灵巧躲过。
  
  季方晓诧异的微张开嘴,视线移向自己的手脚。远离连胜,开始冷静思考现状。
  
  慢了。
  
  他出招慢了。
  
  明明用了七八成的力,但是打出来远不如平时畅快。也许是因为奔跑了一天,又有三十多个小时没有阖过眼,所以体能减退……
  
  可这变化太明显了,显然不是。
  
  手脚软绵无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不受控制。他摸向自己频繁被打中的关节处,那里能感觉到一股微微的刺痛,但更多的还是麻木。
  
  之前没有留意,现在才发现,他可能是中了对方的圈套。
  
  是什么?连胜似乎对古武很有造诣。古武有什么能够做到这个?
  
  难道是点穴?穴道位于神经末梢密集的地方,频繁打中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被频繁打中这件事本身就没有可能。
  
  每个人体格不同,骨骼长度不同,加上穿着衣服,很难一眼看穿。要在对方移动中打到对方的穴道,那就更不可能了。怕不是比机械很精准?
  
  这种只拿来说笑的事情,怎么可能?
  
  季方晓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隐隐觉得是真相,可又立马否则了它。
  
  扯蛋吧?
  
  连胜看他变化莫测的表情,猜到了他的些许想法,但笑不语。
  
  眼力不代表视力,就像许多神射手,他们或许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但是抬手就能射中十几米外的靶子。靠的就是那神乎其境的感觉。
  
  连胜尚未到这样的水平,对于细微复杂的穴道还看不准。但是亲手摸过后肯定就能确定了。季方晓开场一直没把她放在眼里,倒是给了她不少机会。
  
  僵持下去,对她没有好处,对季方晓也没有。
  
  他们一来一回,时间转瞬即过。付教官掏出光脑看了眼。这场交换赛,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将近半个小时了。
  
  再继续下去,他决定强制叫停。两人疲态尽显,他们需要休息。
  
  如果是一次两次,或许只是稀奇。但连续近半个小时的攻守对斗,连胜依旧毫发无伤,甚至游刃有余,就不得不令人深思了。
  
  仿佛对方的攻势,不管多凌厉,只要到了她面前,就会主动慢下去。然后不断重复一样的结果。
  
  看季方晓的表情,眉头紧锁五官狰狞,已经忘记了维持他往日的风度。虽然连胜没有出招,但就是那样绵里藏针的招式,却叫他完全陷入苦战之中。
  
  季方晓的动作到现在,已经明显变型。力量,姿势,都比不上最初。显然他被消磨的更加厉害。
  
  古武究竟是什么?
  
  连胜瞥见教官看时间的动作,知道差不多了。
  
  二人终于不再你打我退,他们正面对上了。
  
  所有人发现的时候,狠狠吸了口气。连季方晓也惊了一下。
  
  连胜朝他逼近,身体偏在他的左侧。一脚勾住他的左腿,往旁边一带,季方晓觑机,反手抓住了她的右臂。
  
  众人屏住呼吸,觉得大势已定。因为连胜刚刚那一扫,只是撼动了季方晓一条腿轻微挪步。他的下盘还是很稳。而连胜,已被他控住手臂,再难使出什么花样。
  
  付教官心沉了下去。果然如此,就都这里了吧。他们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一力降十会,加上连胜还这么年轻,能有多少技巧?
  
  却见连胜被抓住的右手直接一勾,朝着他拉扯的方向也用力顶去,然后左手按住他的肩膀,脚下一蹬,朝他身上扑去。
  
  季方晓一时不察,重心难以把控,直直撞向地面。后仰中没放开自己的手,使劲将连胜往旁边甩去。
  
  连胜用膝盖和手撑了一下,缓住势转了个身,坐住了,而季方晓的后背却紧紧贴到了地面。
  
  照结果评判来看,他输了。
  
  季方晓在地上躺了一会儿,望着正面的天空,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现场静默片刻,爆发出一阵轰然的掌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