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闲臣风流 > 第二百八十章 这个八卦好劲道

第二百八十章 这个八卦好劲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色诱,还是有人设了圈套要害本官?
  
      一刹那,后世的仙人跳套路在老周同志脑海中浮现。
  
      屋中没有开灯,也看不清楚身边女子的模样,周楠不敢叫,低声喝道:“是谁,你好大胆子?”
  
      那女子又挨过来,肢如章鱼般缠住周楠,继续撩拨。
  
      方才周大人花样繁多,这妇人显然是食髓知味,意尤未尽。准备一二三四,再来一次。
  
      周楠已经笃定这就是一个陷阱,如何肯让人抓了现场。终日打雁,今日却被大雁啄瞎了眼睛。这让凡事都喜欢尽在掌握中的周大人异常恼火,一把甩开那女子,又狠很一脚踹在她身上。
  
      滑腻,柔软,上品。
  
      妇人被踢得在炕上翻了半圈,痛得呻吟一声。借着窗外积雪的反光,可以看到那火暴得叫人流鼻血的身子。
  
      周大人可耻的又能春风二度了。
  
      那妇人也是眼尖,自然看出周大老爷再次兴起,又无声地挨了过来。
  
      周楠大怒:“你究竟是谁,别过来,再过来本大人可要叫了。”话脱口而出,心中却道,叫是不可能叫的,惊动衙门里其他人,我这脸往哪儿搁?再说,一个大老爷们儿被女人吓得呼救,成何体统?
  
      那妇人大约也是害怕被别人知道,忙跪在炕上,低声道:“大老爷,是奴家。”
  
      听到这个声音,周楠如同掉到冰窟窿里。
  
      霍然是余二老婆师娘子。
  
      余二是九公子的舅舅,师娘子是她舅妈。我和余二是同辈,将来……如果可能……成了夫妻,我又该如何面对她的舅妈?直娘贼这是……这是违背社会伦理道德啊!
  
      明朝风气开化,士大夫不以谈风月为耻。礼法这种东西弹性极大,男女之间互相勾搭乱搞,别人听到了可以当成笑谈。可如果要追究,走法律途径,罪名也不小。被苦主拿到,打死也是白死。
  
      一般人还好,周楠可是官员。将来如果和阿九成了一家人,与长辈有染,免不得要被人弹劾,仕途也走到尽头了。
  
      这个把柄可是跟随他一辈子的。
  
      周楠想到这里,心中突然大惊: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想得要和阿九成一家人,难道我已经爱上那个假小子了?
  
      想到其中厉害,周大人彻底震怒了,压低嗓音:“好个贱人,你究竟想干什么?”
  
      “听说大老爷对民妇有意,还请郎君怜悯奴家孤苦无依,饶我一回。”
  
      周楠闻言气得吐血:“肮脏的贱货,谁说本大人对你有意了?”
  
      “是奴家听公房里的差人说的。”
  
      原来,周楠昨夜在自己屋中胁迫师娘子的时候,衙门里就流传着周楠将她拿下的谣言。
  
      世人都爱八卦,转眼整个军器局就人尽借知,并津津乐道。
  
      公房那边的两个差人也不能面俗,聚在一起将这个绯闻翻来覆去地议论了半天,自然被师娘子听到了。
  
      她本是一个有心计的女人,方才听说周大老爷回衙,并醉得不省人事,顿时有了个主意。逾墙而过,摸到周楠炕上来,遂成好事。
  
      这才是《求生存淫娇娃红拂夜奔,周子木迷心窍生米煮熟饭》。
  
      “都是些乱嚼舌头的混蛋东西。”周楠咬牙切齿,眼喷怒火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师娘子:“说人话,你究竟想要什么?”
  
      师娘子低声哭道:“奴家已经一把年纪了,已经不能生育,就义哥儿这么一个儿子,还盼着他将来为我养老。还请大老爷怜悯,别送他进宫。”
  
      周楠冷冷道:“送不送他入宫也是本大人一句话的事,要想让我高抬贵手也好,立即休了余二,有多远滚多远。”
  
      师娘子又哭道:“大老爷,民妇的母亲现在中风瘫痪,儿子又小,我色容已衰,自不能重抄旧业。如果就这么走,过不得几日就要饿死冻死在街头。大人要我休了余二也可以,反正我和他也没有夫妻的情分,那厮冒充富人骗了奴家的身子,自是恨他入骨。但请大人想个法儿将那宅子和土地判给妾身,也好有个营生。”
  
      周楠咯咯低笑:“好个贱货,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跟本大人谈条件,就因为你偷偷摸到我床上来吗?大老爷我的女人多了,也不少你这一回。再说,你是什么东西,青楼女子,凭什么要挟本官?马上滚回去,否则,本官立即叫人过来将你杖毙当场。”
  
      师娘子却不哭了,昂首挑衅地看着周楠:“周大人,你还真别吓唬民妇。实话同你讲,我非天生低贱,要做青楼女子。当年我也是官宦人家的女眷,你们官场上的规矩我也懂。周大人,你猜如果我现在大喊一声非礼,再让我家余二那傻子过来捉奸,告到有司。大人似锦的前程怕是要毁于一旦了。”
  
      说罢,张口欲喊。
  
      周楠大骇,忙伸手去掩她的口。
  
      两人再次赤条条纠缠在一起,尴尬得难以言说。
  
      周楠知道这女人这是要和自己搏命,玉器自然不能和瓦片斗。忙道:“师娘子,别喊。你一个女流之辈,不就是要下半生的保障吗,容本官好好想想,总有解决的法儿。”
  
      师娘子依旧用四肢缠着周楠,嗲声道:“大人爱惜民妇,先谢过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