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闲臣风流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替补队员

第二百五十三章 替补队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眼见着就要过年,在内城的徐相府中。徐阶最近心情不坏,今日西苑无事,只在天子那里作了一首青词,午后就回了家。
  
      今天他感觉自己状态很好,那首清词写得非常好。到此,其中的一个句子还在心中回荡,久久不能放下。
  
      或许,这是自己这一辈子所能写出的最好的佳句吧,若就这么焚烧祷告上苍,不能传诸后世,倒是可惜了。
  
      哎,自己今生所有的才华都消耗在青词一物上面了!
  
      徐阶有点不甘心,忍不住磨了墨,提起笔将刚才所作的青词录到一本小册子上。写完,品味一番,又偷偷藏在书架里。
  
      这东西可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传到天子耳朵里那是对上天的不敬,又是一场毫无必要的风波。
  
      藏好,看到周围无人,龟相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抬头朝书屋外望去,府中的小厮和丫鬟们正在打扫卫生。
  
      徐府极大,连日大雪,每天光是扫除都是一桩费时费力的活儿。更别说马上就是小年,按照各地风俗,家里都要从里到尾好生清扫。
  
      此刻,小子们都累得满头是汗。估计是不知道徐大老爷今天会回来得这么早,以为阁老不在,下人们说话也没有什么顾忌。
  
      “苟四,你还真是一条小狗,干起活儿手脚就不能麻利些。看你扫雪,狗爬搔吗?扫地不是绣花,不是请客吃饭,没那么多温文尔雅。”
  
      “小李,把石缸里的冰敲了,换上干净水。别说咱们府上,就连宫中仁寿宫,那么多人守卫,不也被一把火烧了。这过年过节的,到处都在放炮,若是走了水。要用水的时候,缸子里都凝了,那不是要人命吗?”庭院里有两个大石缸,平日里都盛着水,就是用到关键时刻。
  
      “闹闹闹,闹什么闹,说得好象谁在偷懒似的?”有人被说得烦了,忍不住出言顶撞。
  
      被顶撞的人怒道:“怎么,就说不得你了。我也就说你几句而已,真叫管事的知道,扣你月份。马上就过年了,没钱,看你这年关怎么过?”
  
      “可拉倒吧,帐房的白先生都病倒了。如今帐房里也没有人,估计这个月的月钱要推迟了。没有钱,大伙儿这个年都过不好。”
  
      听到下人们议论,徐阶心中微微一怔,帐房老白病了,老夫怎么不知道,倒是叫人去看看。好歹是相府,若拖延了下人们的月钱,传出去也是没面子。等下见了蕃儿,倒要问问。
  
      徐阶年老,贵为次辅,自然不会过问家务,家中的事情都由长子徐蕃说了算。
  
      帐房老白是徐家家生子出身,小时候做过徐蕃的书童,是个忠仆。徐阶从前在松江老家的时候,还教老白读过几天书。
  
      外面的仆人还在议论:“对了,老白是怎么病的?”
  
      “还能如何,听说是读了九小姐写的一首词儿,当即就大叫一声倒地,哭了一夜,第二日就下不来床。”
  
      “哪个九小姐,又是什么诗词要人命?”
  
      “还有哪个九小姐,就是阿九。”
  
      “啊,是她呀,那个假小子。对了,阿九写的什么词儿?”
  
      被问到的那人抓了抓头,想了半天,道:“好象是一句什么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背扇子。也不知道什么扇子那么重,将老白给压垮了。”
  
      徐家是松江望族,仆人们都是识字的,顿时就有一人笑道:“什么背扇子,是悲画扇。阿九这首词写的是男女之情,老白是想他以前的相好了。”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这才明白,皆是一阵唏嘘。
  
      原来,老白当年也是知书达礼的帅哥一枚,常年陪府中的大公子在外游学,也算是见多识广。后来他认识了一大户人家的小姐,二人相约私奔。可惜,临到头来,那小姐却退缩了。老白受此打击,终身不娶。估计阿九这首《木兰花令》勾起了他心中的隐痛,竟至大病不起。
  
      听外面的人说起这事,徐阶心中一痛,又自责:以小白的才情,又有老夫的教导。当年若是将身契给他,还他个自由身。他因为祖上都是贱,不能科举,但有我徐家提携,做个富家翁也易,那家小姐想必也肯嫁他。哎,是老夫的错啊!
  
      不对,这词是阿九所作……这……
  
      又想起顺天府交到自己手头的那桩案子,徐阶想起一事,顿时色变,轻轻咳嗽一声。
  
      外面的下人们没想到老太爷就在书屋中,都是一脸苍白。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子铁青这脸走进来,将一本书放在案头:“岂有此理,丢底丧德。父亲大人,家中出了畜生孽障了,是儿子教导不严,请父亲治罪。”
  
      来的人正是徐府长子,九公子的父亲徐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