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页
目录 | 设置
下一章

第一章 鱼河堡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可再精锐,也敌不过朝廷不发军饷。
  鱼河堡已经不能活人了,这里越过长城去塞外蒙古比去延安府还近,对旱灾毫无抵抗能力。
  去年堡外军屯田的庄稼苗饶是细心灌溉仍被大面积晒死,种地的百姓不是上吊就是舍了田地向南逃荒。
  老榆树扛过干旱,却没躲过乞活的饥民,树皮被扒得干干净净,留下光秃秃没有水分的树干,很快就枯死了。
  “可惜了。”
  站在这颗老榆树下,刘承宗抬头望着一丁点新芽都没生出来的树枝,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继续牵马向前走。
  鱼河堡不远了,天边的火烧云映着远处城堡的阴影轮廓,如果这颗树还活着,再过一个月就是伴着白面吃榆钱窝头的好时节。
  可惜,不是可惜这棵树死了,树虽死,但素未谋面吃下树皮的人能活。
  他可惜的是鱼河堡里既没白面也没有榆钱,只有四百多个饥肠辘辘的边军,和仅够他们一月半饱的小米。
  眼看着开春要招募流民把那一百四十五顷军屯田种出来,却一没种子二没牛。
  今年的军屯田荒上大半,板上钉钉。
  地荒了不奇怪,刘承宗在这当了一年多的兵,种地的百姓换了两茬,人一次比一次少。
  天启七年,他跟兄长从延安府武举乡试的考场上被撵出来,被担任副考官的贺人龙募来当家丁,到鱼河堡正赶上当年军屯百姓大举向关中逃难。
  农夫辛苦一年,收的粮食还没撒到地里的种子多,不走还能怎样呢?
  到去年开春,从山里来的另一批流民,又辛辛苦苦忙活一年,到头来还是老样子,同样不是往南去逃荒,就是进东山做了匪。
  这年月的陕北不缺地。
  陕北田土贫瘠,要广种薄收,小米种一斗收七斗就是高手,鱼河堡的军屯田多、要人耕种,百姓只要愿意来,这就有大量的地给他去种。
  但这片十年九旱的土地留不住人。
  鱼河堡也留不住人。
  被贺人龙招募时说好了家丁是双饷双粮,月饷白银一两五钱、月粮小米两石。
  石是容积单位,小米粒子小,两石有近三百斤。
  再加上白银一两五钱的月饷,陕西流通的白银少,官府的一条鞭法规定百姓交税都要用银,所以这是硬通货,搁在夏秋两季交税时一两银换三石米都不难。
  极好的待遇。
  刘承宗的举人父亲两年前是延安府从九品的税官,那可是正经的朝廷命官,月俸也就才五石米。
  但是吧,他这军饷跟未来记忆里满大街招聘月薪一千二到两万一样,后头那个不算数。
  实际上给老朱家戍边十五个月,秋防还取了套虏首级,可朝廷的口粮发不足就算了,军饷和赏银也欠着不给发。
  一百多斤小米不光要吃,盐、菜、酱、布料,一切吃穿用度都要拿粮食来换,剩下的自己吃都不够,还要想办法养活战马红旗和猎犬小钻风,压力大的很。
  如今朱家皇帝已经欠了他白银六十二两五钱,合官兑通宝四万三千七百五十文。
  这才让刘承宗借着出来打猎的机会钻钻没人住的破房子,淘点东西补贴家用。
  提出来一陶罐废品让刘承宗心情大好,拍着红旗满足的乐道:“大脑袋,你夜里草料有着落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